任正非对日本从做企业角度有自己特别的认识

华为考察

48

新华社东京记者华义于3月27日发回报道称,近日一条名为“最近日本制造的质量为啥比不上中国制造”的帖子在日本很火,不少日本网友表示已被华为手机的优秀设计、最新部件、高性价比而“圈粉”。

 

关于华为手机在日本很火的现实,余承东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日本市场是个高端市场,聚集了众多商家,而从全球来看日本市场的竞争也是最为激烈的。他认为只要能在日本市场生存下去,就能领先全球市场。

 

“所以我们坚持在日本市场的战略就是生存下去,稳健经营,做长跑型选手。”余承东称。

 

早在2005年华为就在日本设立了“华为技术日本株式会社”(简称华为日本),2007年设立了终端部门,并在日本推出了第一款面向消费者的数据终端。十年后的2016年,华为平板电脑已占日本市场份额的21.6%,仅次于苹果公司。而日本知名市场研究公司BCN报告说, 2016年,华为P9 Lite在日本机卡一体类别智能手机的销量中排名第一。

 

华为终端在全球的攻城掠地,首先得益于华为在全球各种创新能力的构建,在2017年巴塞罗那世界移动大会华为KOL座谈会上,华为常务董事、战略CEO徐文伟对这一点有做非常清晰的描述,他说:“华为终端绝大部分的技术,华为2012实验室的大平台早就在准备,因此终端一直是在利用华为全球的平台资源。比如说拍照的数学算法,是法国数学研究所做的;处理图像要做芯片,也是在法国做的,手机里面散热核心技术,是日本研究所做的。”

 

或许这正是华为自己所称的厚积薄发。徐文伟说:“很多时候大家看到的是最后的呈现,没有看到实际持续投入的那个漫长过程。”

 

当然,对于中国企业来说,更有意义的是如何去理解支撑华为持续投入背后的战略思维和逻辑判断。

 

对于日本,华为CEO任正非有着非常深刻的认识,他曾说:“日本经过这100年的脱胎换骨,成了世界高质量代名词,我相信中国通过多年努力,经历多次阵痛后也会成为新的代名词。中国老百姓把全世界的奶粉都抢光了,为什么,他们不让他们的孩子吃假货。……日本20年来遭遇到巨大经济危机,但是泡沫破了后日本都是真货,包括丰田、松下……呀,这些真货支撑着日本挺过了困难时期。”

 

当有一次聊天友人谈到稻盛和夫的京瓷企业时,任正非以近乎批评的口吻责怪友人把日本企业想得过于轻淡,他说:“稻盛做的精密陶瓷,是电子陶瓷等功能陶瓷,精密医疗器械和电子网络的核心部件,以后大量会是陶瓷的,而全球陶瓷京瓷做得最好。京瓷已在引领一场实实在在的新材料革命,将极大地推动通讯业和互联网的发展。他们几十年如一日的精进,做到了全球第一,我们只有追随的份。华为拥有全球一流的数学家,但他们却拥有全球一流的化学家与物理学家。我们赶不上他!”

 

对于日本企业,任正非除了研究,还心存敬畏。或许正因为有了敬畏,才有姿态的放低。任正非甚至通过在日本的日常生活去感知其无处不在的工匠精神,他有一次提到在日本吃面条的事:“昨天中午排了很长的队去吃面条,人家反复给我介绍这面条来自中国,怎么中国人面条没有做好,让日本人把面条做的那么好呢?”

 

对于日本人和中国人特性,任正非从做企业角度有自己特别的认识。

 

任正非说:“日本的手机厂家为什么会跨掉?如果是卖功能手机,几十年不变,可能是世界第一。日本就是因为不能快速地适应客户需求,而失去了市场。第二个,就是客户的需求碎片化了,让日本的手机厂家不适应而跨掉。”日本人的岛国意识太强。

 

任正非认为中国人做产品的最大问题是马虎。“中国人不马马虎虎,(华为)何必要在日本、德国建立大质量体系呢?随着我们产品容量越来越大,速度越来越快,其实我们的风险是越来越大,而不是越来越小,任何一个小问题都可以爆炸成一个大问题。为了使这些产品质量更具有可靠性,我们就利用德国人、日本人高度认真的精神,和中国的设计人员来共同提高产品质量。我至少相信德国人和日本人不会说假话,但我们中国人说假话的很多。所以我们在改变自己,使我们具有真实性、开放性、可批评性。那谁来拿着鞭子来批评我们呢?我们希望是日本人和德国人,这样我们研发系统就得到了很好地验证,我们的产品质量就飞跃地提升了。”

 

“我们要做到终端产品不维护了。如果我们终端产品卖出去再也不用管了,那我们遍地都有卖火柴的小姑娘、小伙子,我们就拥抱世界了。”

 

除了技术和时尚,对于华为手机的质量,任正非也同样有着异乎寻常的偏执。也因此才换来很多企业视为“沼泽”的日本市场对华为手机的认同!

参观华为

参观华为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参观华为 » 任正非对日本从做企业角度有自己特别的认识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