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五大军团集结,任正非:艰苦奋斗、英勇牺牲,打出未来30年的和平环境

华为,似乎永远是一个“神话”。

之前,机场遇到恶劣天气,人工重新排廊桥需要4个小时,华为参与之后,只需要几秒钟就能完成排列。

山西的井下瓦斯预警防爆系统,原本要用2根电源线和2根信号线,华为参与后,只用5G无线电,不但可以随意布置,还能跟着矿机任意深入。

湘潭钢铁厂在华为的帮助下,工人已经可以实现在控制室远程炼钢、轧钢。

在华为的参与下,宁波港、天津港、蛇口港等无数港口的装船、运输等工序也已经实现自动化。

最近,华为宣布成立“四大军团”,分别是海关和港口军团、智慧公路军团、数据中心能源军团和智能光伏军团。这也是继今年2月宣布成立煤矿军团后,华为再次吹响军团“集结号”。截至目前,华为在内部已经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五大军团组织。

任正非

2021年10月29日,华为在松山湖园区举行军团组建成立大会,华为创始人、CEO任正非,以及董事长梁华,轮值董事长郭平、徐直军、胡厚崑,华为常务董事、消费者业务CEO、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 CEO余承东,常务董事、运营商BG总裁丁耘等一众高管出席了大会。
他们分别为煤矿军团、智慧公路军团、海关和港口军团、智能光伏军团和数据中心能源军团等授旗,为来自这五个军团的300余名将士壮行。
任正非在成立大会上做了简短讲话,他说:“我认为和平是打出来的,我们要用艰苦奋斗,英勇牺牲,打出一个未来30年的和平环境。让任何人都不敢再欺负我们,我们在为自己,也在为国舍命,日月同光,凤凰涅槃,人天共仰!历史会记住你们的,等我们同饮庆功酒那一天,于无声处听惊雷!”

最后,五个军团集结完毕,整装待发。大家唱起《毕业歌》,“同学们同学们,快拿出力量,担负起天下的兴亡,巨浪巨浪不断地增长,同志们同志们,快拿出力量,担负起天下的兴亡……”
煤矿军团组建于2021年4月,由原华为运营商BG总裁邹志磊董事长;10月11日,华为发文正式成立另四个军团。杨友桂担任数据中心能源军团CEO;陈国光担任智能光伏军团CEO荀速担任海关和港口军团CEO;马悦担任智慧公路军团CEO。
任正非曾表示,希望通过军团作战,打破现有组织边界,快速集结资源,穿插作战,提升效率,做深做透一个领域,对商业成功负责,为公司多产粮食。按照华为内部人士的说法,公司集中各个BG的精兵强将,打破边界打通资源,形成纵向能力对重点行业进行突破,并创造新的增长引擎。
也就是说,在当前华为发展的关键时期,五个军团将担负起冲锋突围的重任。“军团”的叫法来自Google。近年来,任正非在讲话中曾多次提到谷歌军团。2021年2月9日,任正非在太原智能矿山创新实验室揭牌仪式上接受了媒体采访,有记者问,“华为成立煤炭军团,是否要进军机场、码头、钢铁行业,是否也要成立军团?”
任正非:不仅在煤炭实行这个机制。为什么叫“军团”?“军团”的说法来自于Google,我们是向Google学习的。“军团”就是把基础研究的科学家、技术专家、产品专家、工程专家、销售专家、交付与服务专家全都汇聚在一个部门,缩短了产品进步的周期。把业务实行颗粒化,这是“军团”模式,这个模式来自于Google。

港口、码头已经规模化先开始了。煤炭是第一个采用军团模式的。将来你们可以参观深圳机场、上海机场、迪拜机场,我们大大缩短了机场的调度时间。例如,遇到雷暴天气或者各种问题导致机场全面混乱时,重新排廊桥的位置,人工一般要4小时,现在是几秒钟就排好了;而且每架飞机在跑道上的滑行时间节省了2分钟,这些方面有改进。
你们还可以参观湘潭钢铁厂,炼钢炉、轧钢机前已经没有人了,真正实现工人“穿上西装、戴着戒指”在控制室里炼钢、轧钢。随着VR、AR的使用,炼钢炉里的化学成分用眼镜就能看见,不需要像过去拿一个勺子舀出来在外面进行化验,这样提升了炼钢速度,增强了合金钢能力。炼钢已经率先实现,比煤矿容易解决。
港口也是一样,宁波港、蛇口港的多数工序已经无人化了。在这些领域是否实行“军团”模式,要看需求。机场、码头大量是数学问题,很好解决;煤矿大量是物理、化学问题,对我们是一个新问题。
音乐,我们也组成了“军团”。为什么大家都感到音乐不够好?音乐的音域非常宽广,在现场听音乐会的时候,是模拟方式,任何高音、低音都在传播,当我们使用电子设备听音乐时,带宽不够,就要用压缩方式,压成紧凑的数据包去传播,低音、微小音传不出去,高音也去掉了一部分,因此传播的音乐就比较平淡。超宽带新技术出现后,就可以把正态分布两端的微量振动音都一起传过来,实现了高保真效果。第二,听音乐也可以不靠耳膜,靠耳骨。我们做了非常多的创新,把声学等各种科学家压缩到一个团队里,去形成新的音乐“军团”。音乐做得最好的还是苹果,苹果耳机每年销售200亿美元。我们的耳机未来估计排在苹果之后也能销售到100亿美元,纯利也会到30多亿美元。现在第一还是苹果,苹果还是非常了不起的公司。
是否做“军团”,主要看科学家是否需要编进最前线的作战团队,如果需要就采用“军团”模式,如果不需要就采用矩阵的业务模块模式。

参观华为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参观华为 » 华为五大军团集结,任正非:艰苦奋斗、英勇牺牲,打出未来30年的和平环境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