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宽容是领导者的成功之道

华为考察

宽容,是领导者的成功之道。其本质是容忍人与人之间的差异。依靠管理者的宽容,使不同性格、不同特长、不同偏好的人能够凝聚在组织目标和愿景的旗帜下。灰度是一种境界:海纳百川,有容,乃天宽地阔。

41

关于宽容,任正非有过生动的演说:“宽容是领导者的成功之道……任何工作,无非涉及两个方面:一是同物打交道,二是同人打交道。不宽容,会影响同物打交道。一个科学家,性格怪癖,但他的工作只是一个人在实验室里同仪器打交道,那么,不宽容无伤大雅。一个车间里的员工,只是同机器打交道,那么,即使他同所有人都合不来,也不妨碍他施展技艺制造出精美的产品。但是,任何管理者,都必须同人打交道。有人把管理定义为‘通过别人做好工作的技能’。一旦同人打交道,宽容的重要性立即就会显示出来。”

“人与人的差异是客观存在的,所谓宽容,本质就是容忍人与人之间的差异。不同性格、不同特长、不同偏好的人能否凝聚在组织目标和愿景的旗帜下,靠的就是管理者的宽容。

宽容别人,其实就是宽容我们自己。多一点对别人的宽容,其实,我们生命中就多了一点空间。”

“宽容是一种坚强,而不是软弱。宽容所体现出来的退让是有目的有计划的,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无奈和迫不得已不能算宽容。”

“只有勇敢的人才懂得如何宽容;懦夫绝不会宽容,这不是他的本性。宽容是一种美德。”

“只有宽容才会团结大多数人与你一起认知方向,只有妥协才会使坚定不移的正确方向减少对抗,只有如此才能达到你的正确目的。

这几年,华为刻意在公司倡导和配置反对的声音,甚至在组织体系上构建与“红军”力量唱反调的“蓝军”。而且从蓝军的优秀干部中,选拔红军司令。没有能力打垮华为的人,说明他的职位已到天花板。只有找得到华为死穴的人,上来后才能改进组织。

任正非说:“蓝军存在于方方面面,内部的任何方面都有蓝军,蓝军不是一个上层组织,下层就没有了。在你的思想里面也是红蓝对决的,我认为人的一生中从来都是红蓝对决的。我的一生中反对自己的意愿,大过我自己想做的事情,就是我自己对自己的批判远远比我自己的决定还多。我认为蓝军是存在于任何领域、任何流程,任何时间空间都有红蓝对决。如果有组织出现了反对力量,我比较乐意容忍。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共同打天下,包括不同意见的人。进来以后就组成反对联盟都没有关系,他们只要是技术上的反对。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让人的聪明才智真正发挥出来。

任正非认为,“允许异见,就是战略储备”。

乔布斯去世那天,正是中国国庆长假期间,任正非一家在云南丽江度假。听到乔布斯的死讯后,作为乔布斯崇拜者的任正非的小女儿,提议在酒店的户外餐厅默哀,一起度假的公司同事和家人在音乐的环绕下,围站在一圈,静默一分钟。10多天后,任正非在与人交谈时说道:“中国不具备产生乔布斯的文化土壤,我们的社会太缺乏宽容,对知识产权也缺乏保护。上亿的中国人悼念乔布斯。为什么就不能对中国自己的企业家多些包容呢?有包容才能有创新,才能诞生出伟大的商人。

任正非没有说出的是,一个不允许犯错和失败的民族常常会扼杀掉民族的创造力和精英人才。乔布斯是个怪诞的人,不谙世故的天才,年轻时的吸大麻者。美国文化却给了他最大的宽容。英国街头到处矗立着人物雕像,既有伟大的思想家、艺术家、贤君,也有历史上的千古暴君、小丑。而我们国家,何时能抛弃掉非黑即白、非正即邪的极端二元论的思维惯性呢?60年前朝鲜战争中的中国战俘们,回国后几乎无一例外地被作为“变节者”受尽了磨难;而美国战俘在其本土却受到不亚于英雄般的礼遇……

4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古人中不乏清醒的智者。但我们主流的文化确是“痛打落水狗”,“是即是是,非即是非”,黑白不兼容。问题是人皆有缺点、污点、阴暗面,如果你不能包容他或她的缺陷与错误,你就只能做孤家寡人。

为什么中国许多公司兴起的快,也衰落的快,创业者或管理者的狭隘与不宽容也是重要原因。

华为领导层则倡导:“泥坑里爬出来的人才是圣人。

对犯错误的干部,他们的观点是:“我们要好好理解‘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我们一定要抱着这个心态,真诚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我们不是拿这个作为一个工具把这个干部折腾一下就完了。还要真正贯彻坦白从宽这个原则,要真正地理解、掌握好这个灰度。要给人改过自新的机会。我们宽容也不是无边,但也不要太黑白分明,我认为这一点各级组织部门还是要学习理解灰度。反过来,我们也不接受员工威胁公司。员工自己讲的,我们要给予宽容,一点都不处理,一点都不弹劾,就会导致我们这个公司慢慢松散了。但不要永远盯着已清楚的历史问题不放。我们公司真真实实能发挥战斗力。就是要团结成一个有力量的队去冲锋;”

这就是华为文化的成功之道:灰度背景下的宽容,有容,乃天宽地阔

参观华为

参观华为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参观华为 » 任正非:宽容是领导者的成功之道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