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马世民永远是我的老师

华为考察

2014年6月16日,华为“蓝血十杰”表彰大会后,CEO任正非首次接受国内媒体采访。

51

有记者问:“今天您70岁,虽然还不老,但世界很多比您年轻的企业家,已经在未来接班人上布局。我们关心的不是未来谁做您的CEO位置,您在外界看来是商业思想家,用思想管理公司,未来谁能接过来您精神领袖的接力棒?”

 

任正非回答说:“先讲我两个朋友的故事。一个朋友是AIG创始人柏林伯格,88岁,每天早上做50个俯卧撑,晚上做50个俯卧撑。他88岁到深圳来,跟我谈到三年以后他就退休了,他把公司交给谁。……另一个朋友是马世民,现在应该是78岁了。大前年9月7号,在他伦敦办公室请我吃饭,让我伸头出去看碎片大厦。那个碎片大厦有1680英尺,老头子三天前沿着绳子,从上面顶上溜下来……”

 

碎片大厦,即摘星塔。从这个塔上任正非看到了炸开金字塔吸收宇宙的能量。

 

马世民,即是任正非最好的朋友,任正非喻其为“72岁的青年”,并称其 “永远是我的老师!”

 

到目前为止,任正非也只为一本书作过序,即是马世民著的《马世民的战地日记》。

 

任正非在《马世民的战地日记》的序言中说,“中国正处在一个发展时期,马世民的故事对中国的青年人有许多启迪的益处。正是许多像马世民那样的中国青年人,与勤劳勇敢的十三亿人,一同推动祖国的未来,朝向才更加美好。……对于今天快速发展的中国来说,马世民对当代年青人,是一个非常好的榜样。对我来说,他是一个实在丰富的老师。”

 

马世民是谁?

 

马世民,本名是Simon Murray。英国人,生于1940年,比任正非大4岁。马世民有两条非常鲜明的人生轨道,一条是冒险,一条是商业。

 

18岁马世民开始人生第一次冒险,登上一条船,历时9个月从荷兰到达南美。19岁他投考英军未能如愿,转而加入了法国的外籍军团,在阿尔及利亚从军5年,九死一生。1999年,参加世界上最严酷的越野赛跑——撒哈拉沙漠马拉松大赛(Marathon des Sables),全程254公里,相当于6次马拉松比赛,前后要跑7天,还要背上必须的装备——食物、煮食炉、燃料、防晒、防寒衣物、睡袋、地蓆等等,59岁的马世同轻松跑完全程。2004年已经64岁的马世民由南极洲海岸的大力湾 (Hercules Inlet) 出发,在无补给的情况下,以58天徒步行走1,095公里抵达海拔2,835米的南极点,成为近几十年来最年长的南极探险家。

马世民从法国外籍军团退役之后加入怡和洋行(Jardine Matheson)工作。1984年他出任和记黄埔董事总经理,是李嘉诚的得力爱将,也是李泽楷的导师。1994年起他出任德意志银行亚太区行政总裁,1998年开设基金公司世铭投资集团。他也是全球矿业巨头亚洲嘉能可国际公司(GlencoreInternational AG) 主席,还就任包括印度能源公司Essar Energy、铁江现货、长江实业、东方海外、永泰地产、安利控股和瑞士历峰集团在内的多家企业董事。马世民曾一手促成了1990年中国长城公司用国产的长征火箭发射美国卫星“亚洲一号”。

(马世同和李嘉诚在一起)

任正非是当过兵的企业家,马世民也是一位军人出身的企业家。

 

马世民在书中描述的几种感觉,如“寒冷像冰冷的钢铁标枪直刺到你骨头里去”“人一般是在消耗体力约三成的时候容易瘫倒——离死还远呢,这时候要靠意志力来主导”“寒冷和疼痛感觉离发疯仅剩下一毫米距离了”“我逐渐找到步行的节奏,这就是行军的秘诀,然后脑袋便可放松,等思绪开始乱飘就没问题了,你会忘了自己的双脚与背部,有点儿像在梦里漂泊”……

 

或许这也是任正非在经营华为最艰难时候的感受吧。

 

顺便澄清一点,有不少自媒体这两天在炒《曝华为总裁任正非现身香港好友马世民家中,喝酒聊天,谈笑风生》,这其实是2015年4月的旧闻。

(2015年4日任正非在马世民香港家中)

附:

 

《马世民的战地日记》推荐序

任正非

 

我还没有仔细读完此书,但我读过马世民其人。英国人马世民(Simon Murray)是一个伟大的人,且不仅仅是在商业成功方面。中国正处在一个发展时期,马世民的故事对中国的青年人有许多启迪的益处。正是许多像马世民那样的中国青年人,与勤劳勇敢的十三亿人,一同推动祖国的未来,朝向才更加美好。我仅举一个中国人熟悉的小小的商业故事,来说明马世民其人。

 

这个故事大多数的中国中年人都知道。中国长城公司,曾经在1990年用国产的长征火箭,发射一个美国卫星“亚洲一号”。这对一个刚刚开放的中国,无疑是一件巨大的事情。当时,我们普遍对美国还抱有敌意,美国也不信任中国,在那样的时代,这真是一件敢想敢干的事情。而且这个事情背后,还有更加离奇的故事,这些故事的中心,都离不开马世民这个人。

 

1984年2月,休斯公司替西联公司生产的“西联星6号”,由“挑战者”号航天飞机发射上天。结果发射失败,卫星流浪太空。发射失败后,保险公司Lloyd’s向西联公司赔偿7500万美元保费,卫星所有权转给Lloyd’s,马世民当时是Lloyd’s的社员。Lloyd’s与美国宇航局协商,能否将这个卫星收回来,美国宇航局收取275万美元后,于1984年11月回收了“西联星6号”,从太空收回卫星是个奇迹,这一过程被拍成了纪录片留给了历史。成功回收后,经休斯公司修理后,Lloyd’s以5000万美元的价格又将“西联星6号”卖给美国特雷卫星公司。后特雷公司破产,卫星又重回Lloyd’s之手。最后,香港和记(马世民时任和记CEO)与中信集团董事长一道担任亚洲卫星[0.00%]公司的联席主席。

 

而后,中国、美国、法属圭亚那,竞争“亚洲1号”的发射权,当时中国的价格只有他们的一半,中标发射。马世民又花了几个月的时间说服美国政府,并最终说服了他们。理由是美国重点发展卫星制造和销售的能力,让中国等更低成本的国家负责卫星的发射,那么美国可以卖出更多的卫星。马世民还积极说服“巴统”,让他们也同意由中国发射。同时,又说服中国政府由美国海军陆战队全程押运卫星入中国。最后成功发射。

 

这一系列奇迹都是由马世民撺掇的,可见其人一斑。

 

2012年9月7日,马世民在伦敦的办公室请我们吃饭,指着高1000多英尺全玻璃的碎片大厦(The Shard)说,三天前,他用绳索从那个楼上爬下来,这是奇人的又一斑。这可是一位72岁的青年人啊!

 

对于今天快速发展的中国来说,马世民对当代青年人,是一个非常好的榜样。对我来说,他是一个实在丰富的老师。我不知道他在全世界有多少产业,怎么飞的,如何分配时间的,值得我学习的还多得很。

参观华为

参观华为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参观华为 » 任正非:马世民永远是我的老师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