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一个城墙口

华为始终没有走“技术机会主义”这条路。在2000年前后,有部下给任正非提建议:“反正咱们现在这么有钱,要不顺便投点钱去做房地产吧!轻轻松松地就能赚百亿元。”任正非回答说:“挣完大钱,就不会再想挣小钱了。”
2016年3月,新华社记者采访任正非,有这么一段对话。
记者:华为成长过程中,正逢中国房地产爆发,您是否动摇过?
任正非:没有。没炒过股票,没做过房地产。
记者:没有受诱惑吗?
任正非:没有。那时,公司楼下有个交易所,买股票的人里三层外三层,我们楼上则平静得像水一样,都在干活。我们就专注做一件事情,进攻“城墙口”。
在这一点上,华为高层的意见非常一致。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说:“我们走的路都是爬北坡的路,不是一般人理解的民营企业应该走的路,完全不是。别人该上市的时候上市,我们不上市;别人该投房地产的时候投房地产,我们不投;别人有钱就投到其他领域,我们天天投研发。”
任正非后来反思说:“我个人的性格是窄窄的,所以让我们公司前面的道路也是窄窄的,千万不要做房地产,千万不要做赚钱的东西,我们做世界上最难的、最不赚钱的东西,因为人们不愿意做。最难、最不赚钱的东西就是通信,就是电信,就是5G。

华为在通信领域默默坚持了30年,终于做到了上千亿美元的规模,2020年实现销售收入8914亿元人民币。

华为爬珠峰的北坡,做最不赚钱的东西,终于做到了令人敬仰的程度。2013年,联想创始人柳传志在央视《对话》节目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跟任正非先生比,我不如人家的地方就是,任正非比我敢冒险,他确实从技术角度一把敢登上,他是走险峰上来的,他摔下来的时候会很重。我基本上都是领着部队行走50里,然后安营扎寨,大家吃饭,再接着往上爬山。”

任正非说:“28年来我们从几十人对准一个‘城墙口’冲锋到几百人、几千人、几万人、十几万人,不怕流血牺牲,英勇奋斗,还是对准这个城墙口。而且现在我们轰炸这个城墙口的炮弹,每年是200亿美元左右(研发是500亿~600亿元人民币,市场与服务是500亿~600亿元人民币),轰炸同一个城墙口28年之久,所以在大数据的传送上我们领先了世界。

30年来,华为坚定不移地只对准通信领域这个“城墙口”冲锋。这个城墙口,就是战略聚焦,华为只要认定为战略机会,就敢于做战略投入,饱和攻击。

 

参观华为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参观华为 » 30年一个城墙口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