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规定不能从事第二职业,但是他就行,还大受欢迎

224 225

常驻海外,除了乡愁,还有另外一愁,那就是头上的三千烦恼丝,尤其是在非英语国家。巴西就是其中之一,由于早期葡萄牙殖民,这里大多数人都说葡萄牙语。头发长了,就要去理发,语言会成为一个难题。各种比划是行不通的,当地理发师根本就不会理中国人的发型,且当地人头发多是卷的,中国人的直发,当地理发师根本就看不懂。

因此,很多兄弟选择留着长发,但是这样会影响自身形象,天天洗吧,好像没时间,不洗吧,第二天头上举着个鸡窝。也有人选择自己剪,拿一把牙剪,在边边角角的地方掏几下,但始终不好看;还有人就是买个理发器,套个定位梳,整个脑袋上都是一般长,还有干脆就剃个电灯泡,也有人帮着别人理发,但由于缺乏理发的基础技术,理出来的头发不堪入目,比不理还难看。怎么办?没事,有我在。

在出国办签证的半年时间里,已经听说了巴供常驻理发难题,我觉得我应该解决这个问题。因此,在这半年时间里,我自己增加了理发频次,每次理发,比理发师还认真,注意理发师从那边开工,什么方向进梳,什么时候用理发器,什么时候用平剪,什么时候用牙剪。并在网上淘到了一把好的理发器,镀铬定刀,陶瓷动刀,双锂电池,并带电源线,另外还淘到一套台湾著名剪发品牌锋狗的剪刀,包括一把平剪,一把牙剪。另外,在业余时间,我在网上浏览了很多剪发的视频,平时会多注意同事们的大众发型,以及各种不同头型,不同发质,不同发型之间的差别并试着去分析是怎么剪出来的。有了这些理论基础,加上对自己双手的信任,我信心百倍地把理发装备装进了行李箱。

来到巴西后,第三天就帮同事理了第一个发。至今我还非常清楚地记得,当时那种冲动与紧张糅合在一起的心情以及稍微有点颤抖的手。第一个作品在第二天该同事上班时得到了大家的肯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11年巴供得有70号左右中方员工,里面的大多数我都给理过头发,包括两个女生,少数期间出差过来的领导我也帮着理过头发,食堂师傅我也帮着理过,现在人数没那么多了,但是找我理发的人还是经常有。在来巴供的这两年半时间里,保守估记,我理发服务次数达到了400个以上,考虑汇率,当地理发的价格在人民币75元左右,按照这个价格来算,我为同事们直接省下了3万人民币。有段时间我群发邮件收集周末理发预约,并做了记录,期间单天最多理16个,比一般理发店的理发师还要多。而且,大家都知道,我理发都非常认真,我基本不接受使用定位梳全部推掉的要求,都是一梳一梳地梳理,使用理发器,平剪牙剪全套工具来完成每个作品,而且不收取任何费用,全部免费,也不让请吃饭。而且期间,我的头发都是自己理,因为我需要提高自己手上的功夫。

但是,理发其实没那么有趣。每个人的头发是不一样的,头型不一样,发质不一样,要求不一样,有些人头上有疤,这些都是要靠动脑筋及动手才能解决的问题。另外,我是深度近视眼,晚上宿舍客厅的灯光并不能满足理发照明要求,我就得靠得很近,理完发,我自己一脸一身的头发,吃下去的碎头发不在少数。而且有些人头皮有问题,有脓包或者皮炎,遇到这种,我一边理,身上的鸡皮疙瘩一层层,甚至吃不下饭。还有同事,为了赶时间,打完球就过来理发,一身的汗臭甚至狐臭,我也得忍受。不过,每次我都让他们满意而归,理完都让他们去照镜子,不满意就返工,直到满意为止。

周末或晚上理发,让我感觉到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在得知巴供有好几个人备了理发器的情况后,我故意推掉了部分人的理发请求,让他们找别人理,但是,我会在遇到的情况下,给理发者提供一些技术指导。并且我也在平时观看国内电影时注意男主角的发型并想办法在同事们的头上实现,到现在,巴供已经有好几个人都有基本的理发技术了,这是一件让我非常欣慰的事。

在这段做海外理发师的日子里,我的技术得到了锻炼,也收获了很多朋友的友情,虽然辛苦,但我觉得值了。

(我是星仔剪吧分割线)

海外工作有苦、有甜、有乐, 但工作之余,总有那么一群人,为了大家生活更加方便,牺牲自己周末休息时间,热心为大家服务。

Gary就是其中就有一位。到巴西常驻,他有备而来,带来了各种专业的理发工具,一副专业理发师的样子。

 

第一次给大家理发,大家称之为“劳改发型”,原来他之前从未给任何人理过发。但也就这样,在大家的争议、笑声及调侃中,他磕磕碰碰地上路了。

 

在巴西,想理一个自己称意的发型,如果没有流利的葡语,可不是那么容易,毕竟存在文化和语言理解的差异。之前一个兄弟到一家本地理发店理发,想剪掉一点点,愣是和本地理发师比划了两个多小时,结果却剪成了一个半寸发型。

 

经过近一年的摸索及实践,如今Gary也支撑起了巴供海外中方几十号同事的专业理发师工作,让大家在理发上从此无后顾之忧。

 

Gary不仅剪刀技术日渐精湛,职业精神也越来越高。每次理发前,都要研究一番,看看脸型和头型适合哪种发型。对待每个发型,就像对待艺术品一样,精雕细琢,“从头做起,让你满意,也让自己满意”。他不仅让我们有了清洁美观的发型,也让我们有了健康的身心,因为俗话说 “剃头泡脚,胜过吃药”。

 

正如Gary所说的,理发的过程是快乐、幸福的。理发时,他经常会与大家开玩笑,“你这个头型是困难户,重点扶贫对象”。我们也打趣说,“你是巴供‘一剪没’” ,“你下次在PBC中就写上一年理发完成了多少数量?年底结算,也是一项考核指标”。

 

如今,为了巴供的理发事业,我们给他起了个名字“星仔剪吧”,同时为保证他按计划工作,开放时间为每周六8:00-18:00,集中受理大家需求。

参观华为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参观华为 » 华为规定不能从事第二职业,但是他就行,还大受欢迎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