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在法国研究所座谈交流纪要

华为考察

41

一、数学算法要在公司管道战略中发挥关键作用。

我们这个时代是信息时代,一定要非常粗的管子才能将信息传输过去。自来水流量不够了,可以再加一根管子,再不够了我们可以再叠加一根管子。因为水的分子是同分子结构,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并不重要,一根根管子叠加是没问题的。信息 “分子”每一个都是不一样的,到哪里去也不一样,这样的结构就需要一个非常大的平台来分配信息“分子”。如果容量太大,塞纳河不够,地中海也不够,就需要有太平洋这么粗的管子来传输信息。大家想一想,太平洋这么粗的管子是非常难做的,但我们立志要做这么粗的管子,数学算法要在打造管道中发挥关键作用,我们对基础理论掌握越快越早,我们在信息社会中占据的领导地位就越高。

这个管子有两个目标要求,大带宽、低时延,要求都体现在你们研究所刚刚汇报的成果上。宽带要低成本,只有低成本,用这个宽带的人才会越多,用的人越多,宽带越会低成本。再过5年,AI、AR、VR变成现实以后,还会要求低时延。这两个命题,都是人类面临的太大的命题,我们已经有希望走到前面。我们不能看到别人做自动驾驶等就眼花了,放弃了我们主要的优势。我认为会有非常多的新技术涌现,它们会把我们的管道撑得更大。现在像我们这样能做大管道的公司,在世界上不多了,所以我们还是聚焦在把管子做大上。

上个世纪最重要的发明是抽水马桶,下个世纪最伟大的发明是能够把太平洋这么粗的管道做出来。

二、数学算法要理论联系实际,提升万亿美金网络的运维效率,做到世界第一。

华为现在全球网络中有近万亿美金存量规模。这么大的网络天天都可能会发生故障,一个故障的闭环时间接近四周。我们研究人工智能用于网络及管道,要搞定故障自动定位、网络状态预测,成为世界第一。

法研不仅要研究理论,还要和实际网络结合。研究人员要多和GTS联系,公司可以把数据全开放给数学家,数学家来研究未来多长时间网络可能出现问题。

三、两个咖啡杯拥抱世界,上面对准“红衣主教”,下面对准优秀学生,中间是我们研究所。

我们的结构像在倒扣的杯子上再放一个杯子,上面杯子口朝上对准“红衣主教”,就是世界范围内的科学家;下面杯子口对准大学的优秀学生;中间是我们法国研究所。我们要加强与世界级科学家的合作,支持他们的研究,而不需要他们的论文、不需要专利、不占有成果。对法国高等师范学校的数学天才们,甩点世界难题给他们,每年拨几十万欧元的红包让他们抢,研究可能不成功,但我们发现了人才。想想你们Polar码是怎么搞出来的?土耳其教授Arikan发表的论文就像灯塔一样,它没有只照亮我们,也照亮了别人,但我们那么快就把它变成了一个方法,我们只是比别人早了几年,先进了一点点。比别人成功,就可以多发点工资。多发点工资,你们希腊的朋友也要进来工作了,我们就建立了希腊研究所,如果你们觉得法国还有什么领域更强,我们可以再建新研究所。我们未来的战略就像拿破仑一样,要拥抱世界、领导世界,但不要有滑铁卢。

数学算法内部也要开放,比如莫斯科天气好的时候,全球所有数学家(有工卡、无工卡)集中过去;薰衣草开放的时候,请他们大家都去坐在草地里喝酒,交流、冲突、争论。数学家们经常在一起思想碰撞,就可以产生新的对世界的认识。你们组织科学家们在一起吃饭交流,可以作为会议费核销掉,不要总是靠自己一点补助。

参观华为

参观华为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参观华为 » 任正非在法国研究所座谈交流纪要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