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美军化:和平崛起,刀锋嗜血!

华为美军化,是用刀锋战略以实现和平崛起,以夷制夷!但和平崛起不过是刀鞘,宝剑祭出,刀锋嗜血!

00
(美国西点军校)

《华为为什么反复学习美军》一文发布后,收到了一些读者留言,其中一条是北京世用电池老总康良的,他说:“华为已从超越企业走向超越国家阶段!华为学习美军,说明华为‘攻陷’美国已指日可待!甚至可以说,今天这个世界,唯一能让美国政府害怕的,或者说唯一能危胁到美国尊严和威望的,正是任正非领导下的华为!10-15年内,主导世界的,政治上是美国,经济上是华为。”

话说得有点任性,有点鸡血!但也真的让人感觉很痛快。

华为的美军化,暂且称之为“刀锋战略”吧!

学习美军,华为已有相当长的时间,但提升到战略层面,是近两年才逐步显现化。

华为的东部华侨城会议(咔嚓注:没查到具体时间,估计是2014年年初)在讨论管道范围图时,确定了“聚焦战略”,媒体宣传时将其称之为针尖战略”,华为后来也就沿用“针尖战略”这一提法。

华为在研发上首先使用这一战略思路,任正非给出的解释和目的是,“在技术研发上聚焦在一个窄窄的面上,像针头一样,我们就有领先世界的能力。”

这一战略很快就收到成效。2014年6月5日任正非在德国LTC教导队训战班座谈会上说,“(华为)坚定不移的推行针尖战略,大家也看到了成绩,我们许多方面突进了‘无人区’,取得了领导地位。我们七、八万人的研发队伍,每年五、六十亿美元的研发投入,聚焦在一个窄面的研究。因此,我们的产品研发很快就进入了一个无人区。”

进入无人区有什么好处呢?“第一,没有竞争,产品可以卖高价;第二,与周边所有利益集团没有矛盾,也不会产生社会问题,构筑了公司的安全。”

但是,牵扯到人和人关系的领域,实施针尖战略比较困难。比如,涉及到市场和交付的管理变革就显得比较难,华为进了很多高手,但是都没呆住,走了。于是,华为开始思考——如何进行组织结构的改革以适应这一战略。

问题点在于,华为人才构建的一直是金字塔模型,这个模型的缺点就是人才只有一个标准(电子工程师),每个岗位都对着一个标准去称重量。但华为已逐步发展成为一个业务多元化的企业,要随之实现人才多元化变得很困难。任正非又针对此提出“这个金字塔模型要异化,要‘歪一歪’,不要那么整齐。”

为什么要歪一歪呢?任正非举例说:“全世界电子制造最好的就是日本和德国。我们的制造就对齐日本,把日本技师招到我们公司来,让他们也搞一条生产线。中国技师就向日本看齐,如果你达到这个标准,那你就拿日本工资好了。我们现在市场和研发的骨干人员的工资标准是向美国看齐,制造的骨干人员的工资标准是要向日本看齐。这样我们每一个模块都找到自己的对标对象。”


(华为珠峰基站)

半个月后,即6月24日在人力资源工作汇报会上,任正非提出“(华为)坚持聚焦管道的针尖战略,有效增长,和平崛起,成为ICT领导者。业务与人力资源政策都应支撑这一战略目标的实施。”

在这次会议上,任正非一方面对针尖战略做出更深入的解释;另一方面对组织和人力提出更为清晰的要求。

任正非将针尖战略连接到“踩不到别人的脚”与“和平崛起”的怀柔说法,“针尖战略的发展,其实就是和平崛起。我们逐渐突进无人区,踩不到各方利益集团的脚,就会和平崛起。坚持这个战略不变化,有可能在这个时代行业领先,实际就是超越美国。”这是何等的高明!

任正非想想,直接提“超越美国”太露骨,就把它改成了“有效增长,和平崛起,成为ICT领导者”。

任正非“超越美国”的真正含义是什么?无人能知,是不是象康良说的“从超越企业到超越国家”呢?

任正非要求人力资源政策要能支撑针尖战略的“和平崛起”。从下面这段话就可以清晰看出,任正非盯上美军已经很久了。

“简化组织管理,让组织更轻、更灵活是我们未来组织改革的奋斗目标。你们要去研究一下美国军队变革,乔良写的一本书叫《超限战》,军队的作战单位已经开始从‘师’变成‘旅’,作战能力却增强得很厉害,而且美国还在变革,未来的方向是,作战单位有可能从‘旅’直管‘营’,去除‘团’一级,还要缩小成‘排’、‘班’……。班长可能真就是‘少将’或‘少校’,因为一个班的火力配置很强(巡航导弹、飞机、航母……),就没有必要大部队作战。”

c
(华为刚果金代表处玻璃被流弹射穿)

班长的战争”这个理念应该这么来看,大规模人员作战很笨重,缩小作战单位,更加灵活,综合作战能力提升了, 机关要更综合,决策人不能更多。让组织更轻、更灵活,是适应未来社会发展的,也是华为组织改革的奋斗目标。同时,强化授权,划小和精化前方作战单位,缩小后方机构,加强战略机动部队的建设。

为此,任正非要求管理尽快落地,“3-5年内把LTC、账实相符、‘五个一’作为重点,一定要实现端到端贯通。五年以后,坚定不移地逐步实现让前方来呼唤炮火,多余的机构要关掉。”从这个思路就很好理解任正非为什么对财经团队怒发冲冠,因为这会严重拖累华为的战略实现。

“当年我们从小公司走向大公司时,不知道怎么管理,分工过细。现在我们使用的工具先进了,很多流程打通了,功能组织也要综合化,不仅减少层级,也要缩小规模,几个组织合并成一个组织。如商务合同评审的专业组织,应该涵盖运营商BG、企业网BG,没有必要成立两个平台。”这就是美军“去中心化”、“用养分离”的思路。

以上是集团层面的,为实现针尖战略,任正非在同年7月25日在EMT办公会议上对区域组织也提出了调整思路,“代表处不再设这么庞大的作战机构,应该是精干的机构,这就是班长的战争。那缺少的作战队伍从哪里来?从重装旅、重大项目部、项目资源池等机动部队来。我们有一个机动的作战力量,应该可以缩小前方作战指挥中心的编制,管理好了,可以增产粮食。”

华为美军化,是用刀锋战略以实现和平崛起,以夷制夷!

但和平崛起不过是刀鞘,宝剑祭出,刀锋嗜血!

参观华为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参观华为 » 华为美军化:和平崛起,刀锋嗜血!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