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年前华为没有名气他却一见倾心,他最赞赏华为人的一点最近却出了问题

7

Jan Ekström在瑞典和全球电信、IT和电子安全企业担任高级管理职位多年。他曾先后担任TeliaSonera IT服务(管理服务)CEO、Unisource公司企业发展副总裁、TeleLarm公司(电子安全)CEO、瑞典Colt电信公司总经理,以及亿赞普科技公司北欧地区媒体业务总裁。

11年前,我与华为在瑞典和北欧/波罗的海地区结下了不解之缘。

当时,我所在的公司打算竞标瑞典的450 MHz许可证。我是这家公司的合伙人兼CEO。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华为,希望它能为我们提供网络设备。但最终我们并没有拿到许可证。

那时华为并不出名,不仅公众不了解华为,电信行业的同行也对华为知之甚少。这在今天可能是无法想象的。我还记得第一次参加华为的客户面谈,当时的客户是TeliaSonera的执行副总Kenneth Karlberg及其团队。我问他们是否了解华为,他们回应说不太了解,还让我提供华为的详细介绍。

此后,华为引进了软件狗,并大获成功,数据通信市场由此开始扩大。华为生产的软件狗物美价廉,因此几乎垄断了北欧和波罗的海地区所有运营商的软件狗市场。随着市场的不断扩大,软件狗的销售数量与日俱增。

记得当时有一家运营商说想要买粉色的软件狗,因为他们公司的标志是粉色的。华为的第一反应是,我们从没生产过粉色的软件狗。但是最后还是答应了运营商的要求,皆大欢喜。

普通民众当时还不了解华为。当然,今时不同往日。今天,华为公司及其品牌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当时华为只是为运营商生产贴牌手机,我们也没想到华为会推出自己的手机品牌。现在,北欧国家的消费者在普通的手机商店就能买到华为手机。

在市场利好的情形下,当务之急是要建立电信运营商管理层对华为的信任与信心。运营商常提到的问题就是:华为打算如何为北欧和波罗的海国家提供服务和支持?

这无疑是一项长期而重要的工作。而建立信任的方法有两个:一是让运营商相信华为提供的服务和支持与其他厂商的不相上下;二是邀请客户访问华为的深圳总部。许多重要客户一开始对华为持怀疑态度,但在参观深圳总部后便打消了种种顾虑。这样的例子屡见不鲜。在华为深圳总部,客户可以深入了解瑞典办事处的强大后盾。

此后,华为还取得了重大突破,和另外一家厂商一同被TeliaSonera选中参与4G试点项目。一家支持斯德哥尔摩的项目,另一家支持奥斯陆的项目。试点启动后,华为按要求为奥斯陆项目提供了所需的速度和性能;而斯德哥尔摩项目启动时,另一家供应商却无法满足要求。他们在4G开发方面明显落后于华为。此次成功试点拓展了华为与挪威NetCom (TeliaSonera在挪威的子公司)及其他运营商(如瑞典Telenor和Tele2的合资企业Net4Mobility)的业务关系。

我刚与华为合作时,华为的营销和销售部只有少数几名员工,并且在奥斯陆和赫尔辛基都没有办公室,在哥本哈根也只有一名顾问。而今天,华为在北欧和波罗的海的所有国家遍地开花。

在与华为合作期间,华为中国同事的聪明才智让我钦佩不已。他们尊重有着来自不同背景的同事,在客户提出需求时,积极响应,加班加点完成。这一点让我十分赞赏。他们从来不会说“我没有时间……”

十几年来,我一直与华为保持愉快的合作关系,并亲眼见证了华为的崛起。如今华为已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厂商,对此,我深表敬佩!

参观华为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参观华为 » 11年前华为没有名气他却一见倾心,他最赞赏华为人的一点最近却出了问题

分享到:更多 ()